长沙简牍博物馆开展《楚、秦、汉时期长沙地区社会生活》讲座

返回
时间:2022-05-20 浏览次数:134

为迎接“5·18国际博物馆日”,长沙简牍博物馆持续释放简博力量。5月14日下午在多功能报告厅开展了第172期市民文化遗产讲座,本期讲座邀请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张春龙先生担任主讲嘉宾,讲座主题是《楚、秦、汉时期长沙地区社会生活》。

张春龙研究员从地理环境、遗址现场、实验室考古与出土文物保护、出土简牍解读、同出土文物和价值意义等六个方面对益阳兔子山遗址的考古工作进行了详细讲授。兔子山遗址出土简牍15000多枚,种类有竹简、竹牍、木简、木牍、检、楬、封检(封泥闸)、椠材、白简等,时代为战国时期楚国、秦、张楚、西汉、东汉、孙吴,时间为公元前250年(约)至公元250年代,性质为历代益阳县衙署档案、书信,简牍内容重现了益阳500年来的历史演进过程。文字均为毛笔墨书,是战国楚文字、秦隶、汉隶、楷书,书体有正书、章草、行书、楷体。

讲座简要介绍了包括简牍在内的出土文物的提取、室内保护、整理过程,挑选了楚简薄籍简、秦简二世诏书、张楚简、西汉简进行了释读。以西汉简为重点进行解读,简牍具体记录了西汉长沙国辖下益阳县、乡、里行政运作和吏民的日常生活,是当时基层社会的直观反映,大致可分为:纪年简、惠帝献书令在地方的影响、户籍簿籍等管理制度、教育、祭祀、重大事件和历史地理等七大内容。除简牍外,古井内还出土陶器、瓷器、铜器、竹木器等各类器物3000多件,这些器物与简牍共存,对建立更加准确的湖南地区东周至六朝时期的考古学年代序列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益阳兔子山遗址是目前发现的古井出土简牍比例最高、简牍时代序列最完整的一个遗址,首次在遗址中发现了战国简牍填补了简牍发现史的空白,为研究秦末汉初二十年历史提供了重要数据,为研究各朝基层政府——县乡级政权的运作、当时的社会状况以及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提供了丰富资料,建立了湘北乃至整个湖南地区战国至三国时期相对精确的考古年代学尺规,这批资料正在清理研究中,相信随着整理的深入,会有更多惊喜等待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