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牍故事 | 斯坦因在亚洲腹地的探险

返回
时间:2022-02-17 浏览次数:100

引子:在近代简牍大发现的历史中,如果还有谁值得说一说?

那就一定是马尔克·奥莱尔·斯坦因。

除了斯文赫定,另一个不得不说的西方探险家是马尔克·奥莱尔·斯坦因。

斯坦因原籍匈牙利,是一名犹太人,1904年加入英国籍。他和斯文·赫定一样,拥有深厚的学术素养和坚韧不拔的探险精神。斯坦因除了本民族的匈牙利语之外,还精通德语、希腊语、拉丁语、法语和英语。21岁的斯坦因获得图宾根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后赴英国伦敦大学、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主攻东方语言学和考古学。他还在布达佩斯参加义务军训一年,进入匈牙利培养军事制图人员的鲁多维卡学院工作,师从当时非常杰出的地形测量专家,因而他学习了当时进行军事测量最先进的方法,这些测绘知识在后来中亚探险活动中派上了大用场。因此,斯坦因是语言学家、哲学家、考古学家、还是地形测绘专家,而且每一项学术造诣都非常高。

他曾经分别于1900-1901年、1906-1908年、1913-1916年、1930-1931年进行了著名的四次中亚考察,考察重点是中国的新疆和甘肃,四次考察中所发现的敦煌吐鲁番文物及其他中亚文物是今天国际敦煌学研究的重要资料。

斯坦因第一、二和第三次探险,均收获了汉文简牍。

斯坦因第一次中亚考察,在新疆尼雅遗址掘获魏晋汉文木简40余枚,以及一种消亡的佉(qū)卢文木简500余枚。

斯坦因的第二次中亚考察,在敦煌附近的长城烽燧掘获了大量汉简。这批汉简现藏英国国家图书馆。经过法国汉学家沙畹整理,1913年在牛津出版了《斯坦因在东土耳其斯坦考察所获汉文文书》,公布了708枚汉简的释文和图版。2004年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了《英国国家图书馆藏斯坦因所获未刊汉文简牍》,公布了斯坦因第二次中亚考察时所获敦煌汉简未曾刊布的2300余枚。所以,斯坦因第二次中亚考察时在敦煌掘获的汉简总数在3000余枚。

斯坦因的第三次中亚考察,在敦煌汉代遗存中,得到汉代木牍166枚。这批汉简现收藏于大英博物馆。

在他的探险生涯中,最为重大的发现是敦煌莫高窟藏经洞的敦煌文书。斯坦因前后三次付出大约800两银子,一锭50两,一共就16颗马蹄银,就从藏经洞王道士手中骗取了近380捆文物,先后装了24个箱子,并将这些文物运往英国,在伦敦大英博物馆里设置了闻名于世的斯坦因密室来放置这些珍贵的文书、绢画和丝织品。

和斯文·赫定一样,同样终身未婚,他一生中最好的年华都在了亚洲腹地的探险考古活动。虽然,他是一位探险考古学家,但作为中国人,却不能忘记他从中国弄走大量文物的事实,他不仅前后三次以欺骗手段弄走敦煌藏经洞文物,还从中国盗掘了大量文物,包括现在藏于大英博物馆和图书馆的简牍,这是敦煌之痛,也是中国之痛。